芯能科技股票今年将再亏3亿:水井坊或成白酒板块ST第一家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投资,证券,股票配资,券商配资优选星光外汇

名酒企业水井坊重现十年前巨亏。

自2006年入主水井坊芯能科技股票集团(原全兴集团)的全球最大洋酒公司帝亚吉欧交出了一份最差业绩 :2013年度,其通过水井坊集团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水井坊(600779.SH)巨亏1.54亿元!

截至4月28日,除酒鬼酒 (000799.SZ)尚未公布2013年报外,12家以白酒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悉数公开成绩单:水井坊、皇台酒业和已提前发布业绩快报的酒鬼酒全年出现亏损,而水井坊经济效益跌入深渊,和2003年巨亏1.7亿元相差无几。4月28日,受亏损财报拖累,水井坊跌停。

到目前,业已公布的一季报更不乐观:1-3月,水井坊亏损8500万元。季报称,预计今年全年累计净利润仍为亏损。按照2012年修订的《上海证券交易所(财苑)股票上市规则》,届时,水井坊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这将成为白酒行业第一家戴帽ST的上市公司。

十年后重现巨亏

4月24日水井坊一季报出炉,未经审计的财务报表显示,1-3月,水井坊实现营业收入7400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500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75%。

今年一季度,无论是亏损额还是亏损增幅,水井坊均居白酒上市公司之首。今年一季度,去年亏损的酒鬼酒扭亏,皇台酒业的下滑幅度也较其去年有所收敛,但水井坊的亏损幅度继续加大。

去年,是水井坊10年后重现巨亏的年份。和一季报同一天披露的2013年报显示,水井坊全年实现营收4.86亿元,比2012年减少7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4亿元,同比减少145%。

这是帝亚吉欧入主水井坊集团来,水井坊出现的首次亏损。去年7月,帝亚吉欧增持盈盛投资持有的全兴集团47%的股权,并将其改名为水井坊集团。该集团持有水井坊39.71%的股权。

2013年报显示,水井坊的应收帐款从年芯能科技股票初的2300万元增至年末1.1亿元,暴增380%,这主要是经销商欠款增加所致。而厂家的销售“蓄水池”预收账款却从年初的5300万元减至900多万元,表示经销商预付款的愿望减少。另一个指标也反映出了水井坊销售收入的大量减少:去年,水井坊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4亿元,同比2012年锐减800%!

雪上加霜。水井坊负债去年末余额较年初增加了一倍。由于暂缓四川邛崃名酒生产扩建项目,该年已下采购订单且供应商已生产的包材在未来三年内仍不能消化的部分全额预计为损失。

动荡中的管理层

同为亏损,十年前,正处于国企改制关键期的全兴股份(水井坊前身)和现外资控制的水井坊原因非出一辙。

4月28日,水井坊董秘张宗俊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多种因素造成了今天水井坊的亏损。

他说,白酒市场进入深度调整期,以高端品牌为主的公司受冲击更大。去年,以水井坊为代表的中高档酒实现营业收入4.2亿元,同比下滑了72%,而中高端产品占整个水井坊销售比重的90%左右,毛利率高达75%。

新产品导入市场较晚,去年下半年,尽管水井坊开始推广中低价位产品天号陈,但为时已晚。

其次,还有销售模式更新,经销商退出总代制造出的退货损失。在水井坊之前发布的年报快报中透露,公司对退出总代库存作退货处理,从而冲减销售收入8000万元。

同时,国际市场因经济发展趋缓而遭遇阻力。去年,水井坊产品销售的出口额为3500万元,远低于2012年的7350万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水井坊业绩大幅滑坡甚至陷入亏损,和企业管理层中外籍人员兼职和频繁的人事变动也不无关系。水井坊共有9位董事,去年包括身兼总经理的副董事长柯明思在内,因个人原因离任的董事就有4位,离职监事一位。

再看任职情况。水井坊领导班子中,董事长黄建勇同时是成都盈盛投资和成都欣航投资的董事,后两家公司均是水井坊集团原中方管理层和普通员工成立的投资公司;董事Samuel A·Fischer(费毅衡)同时是帝亚吉欧洋酒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董事Vinod Rao身兼帝亚吉欧新加坡PTE有限公司亚太区财务总监,董事、副总黄永利又是帝亚吉欧集团(大中华区特定项目)财务总监,现任新加坡PITE公司董事等。

“董事们并不常驻成都办公,而且经常因工作变动轮换。”去年底,水井坊有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身兼数职,飞来飞去的帝亚吉欧中高层们无法全身心关注水井坊的生产和经营。

今年再亏3亿

水井坊一季报显示,为应对行业和市场变化,公司正积极进行营销网络、产品线、销售渠道、团队架构等调整,预计今年公司销售收入将继续受到影响,今年上半年及全年累计净利润仍为亏损。

按照《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中《退市风险警示》规定,上市公司出现以下情形之一的,将对其股票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或者被追溯重述后连续为负值。

对此,张宗俊说,如果今年不能扭亏,那按照规定,水井坊确实面临ST戴帽的命运。

近十年是白酒行业的黄金十年,中国以白酒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无一家戴帽。

为改善命运,迎来2015年的扭亏以免退市,水井坊今年确定了销售目标为主营业务收入3.35亿元,营业总成本6.27亿元,比去年的营收低了30%。换句话说,水井坊今年将再亏近3亿元。

但水井坊有关负责人表示,就这目标,在高端酒销售受阻下,并不能轻易完成。承接白酒销售的中低端价位酒早已是一片红海,但水井坊发力太晚,之前过分倚重高端市场,根本没有深耕。

就产品战略调整,水井坊年报表示,今年公司将针对大众市场积极拓展产品线,继天号陈后,将推出更多中低端品牌布局市场。同时,公司仍然将推出代表水井坊600年酿酒历芯能科技股票史的限量超高端产品,目标锁定国内及海外超高端客户群体,并配以个性化营销。

对此,水井坊个别高管有不同意见,在现有三公消费继续受限制下,超高端产品很难有量,与其继续攀升价位推新品,不如在现有核心产品、终端价位在五六百元左右的水井坊井台装上下力,发力个性化;而中低产品也不宜再推新品牌,大量的营销费用支出和激烈的市场竞争将进一步吞噬水井坊的利润,加剧亏损。

减员增效也成为水井坊扭亏之举。2013年报显示,水井坊在职员工共有1286人,张宗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去年底和今年初实施紧缩开支以来,已有260多人被优化减员,主要是薪酬相对较高的中高层。去年,公司董事会经费也大为减少。

除了白酒市场环境的变化,水井坊尚处于因涉嫌芯能科技股票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中,继去年10月中国证监会介入以来,尚未出结果。